符号崇拜和团队的消解

原作发表于2006年4月15日

文字和链接有少量编辑。

很多人曾经问我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不去考研。当我非常不解地问及我为何被认定要去考研的时候,他们列举理由的时候大体显得手忙脚乱,似乎从未受到过这种反问,然后才结结巴巴地举出一些诸如可以找到更好工作之类的于我而言根本不make sense的理由。被问的次数多了,我逐渐意识到这反映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符号崇拜的行为方式。对许多人而言,这是他们的基本哲学的一部分。

坦率地说,符号崇拜说穿了只是奴性表现的一个侧面而已。而在中国,符号的威力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每次到奥运会的时候,我都会听到一些很让人吐血的说法,说是什么中国的金牌数达到了多少枚,这表明中国体育事业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云云。且不说那是运动员的职业,取得成绩是完全应该的。只是这样的说法透露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所谓的中国体育事业的定义就是中国最顶级的运动员的体育事业。一般民众就不用说了,就是省级运动员的运动成绩也完全不能代表中国体育事业。而一般的民众在做什么呢?他们在做他们最拿手的好戏,也就是万口一辞地崇拜,把这些本来不过是完成了他们应该做的事的运动员捧到天上去,吹得像神明一样。结果是,更多的钱被从本来应该用在民众体育的部门被转移到已经资源过剩的精英们身上,造成更大的畸形和不合理。

显然,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符号崇拜的最终结果就是团队精神的丧失殆尽。因为下层的工作是不重要的、不值得投入精力去耐心发展的。每个稍有能力的人,都不会甘心于做稍低于自己实际能力的事,而是拼命地奔向一个又一个的符号——高薪,白领,博士,有车一族,甚至是一听就是扯淡的什么超级女声。相信每个中国人的心中都存在着这样对符号的追求和崇拜的痛苦回忆,可是很少有人愿意承认,其实自己忽略了太多比符号更加重要的东西比如朋友,同事,个人爱好,甚至父母。在中国,符号崇拜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民族性丧失,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对当今中国年轻人的一个诱人符号。很多人想当美国人或是日本人——“中国人”这个对中国最重要的团队,已经被消解得岌岌可危。

每个人都需要检讨一下自己,当中国的孩子不再认为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比掌握基本的生活中的信息分析方法重要时,当中国的官员不再认为无谓的指标比百姓的生活重要时,当打着各种狗屁专家的名义在中国办的学习班招不到人时。中国人才能把目光投入到真正重要的,和绝大多数人都相关的事情上来。也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才会有真正的可以称之为凝聚力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