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生活的相对论

原作发表于2005年3月3日

链接有少量编辑。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记不清是谁说的了。然而我一直不能同意把这句话理解成“人须得不停地和别人去比,才能实现自我提升”。比较这件事本身并不能带来任何东西,自我提升的唯一的途径是苦修,这是简朴不过的真理。就拿外语来说,如果你外语说得很烂,那就是很烂。并不能说有一天你碰到了一个比你外语说得更烂的人,和他一比,你的外语就不烂了,就提高了。

在大多数事情上,我们都很难摆脱这种生活的相对论。我见过极多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一开口就是“人家都……”我一听见这话就恨得直咬牙。是否在自己行事之间无端地考虑自己与一个并不存在的群体的相对定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永远应该坚持的是自己制定的阶段目标和长期的理想,并将当前的进度按照自己的标准量化,作为自己当前状态的评估以及决定是否行事的标准。至于“人家”怎么样,这到底关我什么事?

想坚持客观其实是很难的,比如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地意识到自己在某些地方花了太多的钱,而在另一些地方却是不必要地吝啬。再比如如果约会的对象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子,就很有自信;而如果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就自信不足。其实花在哪里的钱都是一样的钱,其实无论女孩子是不是漂亮,都渴望得到类似的东西。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不因为一时喜欢的冲动而花三千块钱去买iPod而在一本几十块钱的图书上踌躇犹豫,甚至为了几块钱的折扣搞坏了购物的心情。同样,只要你自己身上有一两个很明显的优点,并且足够地体贴和细心,漂亮的女孩说到底也是女孩。用相对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很容易陷入自大或自卑,遮蔽了我们原本明晰的眼睛。只有摆脱这样的视角,以平等的目光和世界对话,才能真正悟到“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人的一生只有短短的一瞬,来自尘土而又归向它。Heidegger说:“此在,本体论地存在着。”我们当怀着谦和的心,把自己融入世界,取得自我的实现。这件事要得以达成,也只能靠自己对世界的直接认识而不是靠别人对世界的间接认识。无论别人如何,无论事情如何,我,理性地存在着,绝对地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