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美,美不胜收

原作发表于2006年5月7日

文字和链接有少量编辑(主要是更新死链)。

上个月的一天由于某些原因,只能骑车去上班。因为从来也没有骑车去过徐家汇,所以骑了半天居然绕到了苏州河旁边的南苏州路。当时明明是急着赶路的心情,我却在无意之中把目光投向了河对岸。我必须承认,当那个建筑映入我的眼帘的时候,我的心深深地被打动了。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过去看一下它,于是匆匆把自行车扔在路边,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它奔过去。

根本无法解释何以一幢建筑能给我心折的感觉,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直接抓住人心的美感。外观上极为陈旧,却只能让人的脑海里浮现“苍穹”两个字。贪婪地向四周打量,发现一方面它几乎融进了苏州河旁残存着的租界时代西化却又已经年久失修的民居,更不用说还经历了四行仓库的战火;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融入中,它又用极其鲜艳的一蓝一红两个标志牌打通了一个和时下的上海相连的呼吸渠道。如果说它代表着当代的艺术,那末它的历史感很是厚重;如果说它是租界时代的延续,那末它的表面上的老衰却透过这两个嫩芽般的标志牌,迸发着一种仿佛柳枝爆青时那样的、势不可挡的时代感和高贵气质。外滩的钟楼与之相比,太过沉闷;而灯红酒绿的衡山路总想来刺激我们早已疲惫的视觉,又太缺乏立本之基,教人只能想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很多人都自以为已经很懂上海,包括我这样一个很肤浅的人有时居然也会产生这种错觉。但这个魅力无穷的城市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它更加美仑美奂的一面展现在人的面前,让人自叹坐井。

后来和设计方面颇有天才的好友王子宵谈起,才知道无异于全上海画家圣地的the warehouse也在南苏州路上。实际上那天也路过了,只是就没有仔细看,实在可惜。而那个把我感动了的建筑,实际上是李岱艾广告公司,以及登琨艳设计出了荣获无数国际大奖的创意和产品的仓库主题工作室两块标志牌上分别写着“TBWA\SHANGHAI”和“TEQUILA\CHINA”。我很欣慰地看到我的眼睛是识货的,但是我不敢说我已经懂了上海——这是一个美得超出了任何人的想像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