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和坚忍

原作发表于2005年3月2日

一生的变数大体上是由一串决心为驱动力,在余下的日子中,生活总是不容分说地将人拖进一个无穷循环,使人原地旋转不已。直到鹤发盈首,有些人才猛然发觉原来“数十年如一日”的贬义形式就是一辈子算白活了。而当彼时已是百病缠身或进取不得,纵有些物质资本,也再无心力去打破一个格局。所以在少壮时下定决心去丢弃稳定和安逸而将额外的负担加诸本身,强迫自己从旋涡的中心逃离,是我无比珍视的特质。若是到手的物事,发现原来是拖我向心的桎梏,我会毫不犹豫地弃之草芥,因为我不能允许自己白活一遭。既然顺从不能使人免于痛楚,不若索性下定决心做一些自己想望的事,不去理会无关之人的戚戚杂语。

而坚忍则是另一层面的决心,也可说是决心得以成全的唯一要义。决心始出,一切显得阳光明媚,然而不用多久,生活渐渐露出丑陋的本色。时间越久,为着自己的决心付出的代价就愈彰显。而同时,身边又总是有无数安于在涡底沉睡的人。有时候猛看一下,觉得“那种生活也未尝不可”。于是迟疑一出,坚忍骤减,世界上再没有比放弃更简单易行的工作。半途而废无疑地比未曾做过还坏,它会使人心存“反正我已尝试过”的念头,再下第二次的决心,那决心就必得十倍。

有人又要异议,“坚忍岂非也是一种使人深陷的循环,难听一点说亦是画地为牢?”然而究竟自控的循环和受控的循环,又大不同。在我的心中,自下的决心走的永远是一条笔直的前进路线,速度有快慢,然而每行一步,光景都是新的。而生活自备的循环只是个可怜的旋转,只在其中运动,久之会连如何前行也忘净了。其实我也无比明白,一个人的意念再强势,也还是有限的。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输给生活的巨擘。这样看来,人生的轨迹有如一直线运动和一圆周运动的叠加。圆周运动乃是生活的必须,如每天吃饭和就寝。而人生的视界,则在自己前进的距离。而前进的动力如一位矢,非下定决心不能明其方向,非坚忍不拔不能延其长度。虽然总有一天,我们会丢下坚忍的心,闭眼让生活来决定我们的一切。但那时,如果我们已经走得够远,生活的圆周会将我们带向一个更美的彼岸,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