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于浅薄

原作发表于2007年7月15日

如果可以认真地回想一下的话,我们有生以来所受到的伤害,无论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绝少是由于不正确的行为造成的。由于天生的耻感,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公然去以明显不正确的逻辑做事,恐怕总还是有些顾虑的。而给我们带来深深的伤害的,基本上可以归结为我称为浅薄做法的行为。就是那些看起来依据冠冕堂皇、推论无懈可击、程度不折不扣的,然而却违背了一些最基本的事理的行为。作为个人来说,我对我公开发表的每篇文字和每张图像,甚至每次上网浏览的行为都必然细省。同时,我也认为当局对于公开内容加以审查的做法完全合理。但是,我仍然不免于被封禁自家精心建设、并付了钱的Flickr相册。这对于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带有侮辱性的伤害:我之前对于当局审查行为的尊重以及自我约束,并未换取在此处的自由,而是和恣意妄为的乱纪者受到了同等对待。我不能说当局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它确实是正确的。任何政府都有自己的底线,有着不能容忍的部分内容,而且需要采取断然措施来阻止这些内容的制造和传播。但如果工作能够做得不那么粗糙,而是只把那些发表不好内容的人和图像封禁,作为我来说这就不仅不是伤害,而且可以体会到遵纪守法的光荣与实惠。而再三的如此浅薄行事,比如去掉魔兽世界里剧情需要的骷髅,或是把もののけ姫的翻译硬从“幽灵公主”改成“魔法公主”,并自诩为“和谐”,其实结果只是把这个具有深刻内涵的词戏谑化,把本来始初要传递的感受“人人自省而自觉地避开不适当的公开内容,同时提供丰富高雅的建设性成果”流俗为“政府又在胡乱封禁或拿大家当白痴”罢了。这对于人们理解的公信力和放置于当局的执政水准之上的信心,也不能不说其实是一种特别严重和深刻的伤害。

是故,我们接触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概念的时候,特别不能读其表面就拿着微不足道的理解去贸然处理人和事。概念是实践的抽象,但在抽象的过程中,被抽掉的不仅仅是唯象的实践。必须对于这些唯象的实践本身也有活的认识,因为外延是不能决定内涵的。越是位于决策部位的人,越是能够决定人的身家性命的人,就越必须是能够留出时间来沉入思考的人,就越必须是了解历史的重要以及前提的重要的人。我们只要稍稍回忆,就会发现自己在流于浅薄的时候伤害过好多自己其实是万不愿意伤害的人,有时候会被自己的残忍震惊得非常悲恸。原则、习惯、风俗等等不知道以特别残酷的方式伤害过多少民族和个体。明万历年间公安派文学代表江盈科进士写过一本小品《雪涛小说》,内有一篇《催科》说到一个庸医治驼背的妙方,就是不问青红皂白地用大板夹,结果把人活活夹死,还大言不惭“但管人直,那管人死”。当我们看到这样浅薄的板子夹来的时候,只要有一线可能,还是快快地离开如此是非之地的好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