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花样

原作发表于2006年4月20日

文字和链接有少量编辑。

上个星期找到并下载了老罗语录新版,里面还是有几个很精彩的段子比如《传统论》和《恶心的春晚》的。可是让人看出一点破绽的是有好几个段子和旧版的老罗语录内容完全重复,这包括《诗人》的一些片断、《严禁携带鸡蛋和西红柿》和《傻鸟》的完整内容,特别是George Bernard Shaw的名言“每当人夸我,我就很局促,因为夸得还不够。”,这句话说了三四遍。

这种在第二作品里重复第一作品中耍的花样的现象引起我的注意肯定已经不是最近了,Scott Meyers就在《More Effective C++》写了很多和《Effective C++》里重复的话,而且明显觉得前者比后者要矫情些。另一个更加明显的例子当然是周杰伦的音乐作品,一个专辑比一个专辑重复的成份多,现在虽然他出了新的专辑我还是会去买,但是很显然惊喜不再像几年前那样频繁——他的花样也用得差不多了。

我承认自己并非有过人的才能,所以小聪明被人看穿也不以为意。然而才能比我高得多人也仍然被我看透有限的花样,这个发现却让我感到一线希望。仔细想来,其实一个人能够立于世间谋生的基础,多数也只是寥寥的“两把刷子”。列举起来每次都感到惭愧不已,为过去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而追悔莫及。而如果一个人能在有限的几种花样之外,还能有一点点的新鲜感,那末在大多数人的视野里就已经算是不小的成功了。人们对于精彩的东西往往希望它后面是天成而非人为的,这却每每成为失望的来源。有人说了解是厌倦的开始,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在简单的和谐中,年年岁岁地自在着。正是在这种厚重中我们感到了自己的浅薄和对平淡生活本身的景仰。也许,只有最在人意料之中的,也最让人不舍吧。